两秒一国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云山乱(上)

尝试新的文风(然后就崩了)(崩就崩吧反正我就瞎写写,自娱自乐,我爽了就是×)
文笔稚嫩青涩,思想内容也不成熟。
如果喜欢的话承蒙厚爱。
不喜欢的话也请您一笑而过,把它当做是厕所读物好了。
一人称视角!!(高亮!)
吃了这么多年策藏,终于交党费了。








小少爷喜欢看云。
西湖六月,荷花十里,清风鉴水。山庄的荷尚且鲜艳,西湖边上的垂柳常青,阳光明媚时挺拔飘逸,烟雨迷蒙时婀娜多姿。水光潋滟,山色空蒙,细雨流光,晓山堆翠,皆是天策府不曾见过的江南景象。
可小少爷偏偏不看。
许是西湖边长大,此景看惯了罢?
于是我也抬头看云。
这倒是与天策府毫无二致了。
西湖边上的云只是略微比天策府要稀薄一些,更加高远,更加遥不可及。没有风的时候,更像是静止了的一幅画。我抬头望了会儿,深觉无聊,更加不理解起这个看云的小少爷来。
少年顽劣,于是我抛下了好奇心,和新交的藏剑弟子们玩儿了起来。



前几日师兄来藏剑山庄出任务,运送新铸造好的武器,顺道把我也捎了来,说叫我见见世面。江南确实不一样,江南烟雨温柔,顺带着连江南人儿也变得温柔起来。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过来,眼珠骨碌一转,脸上的笑容便不由自主的绽放开来,甜的仿佛蜜糖,让人的心情也跟着疏朗得很。
刚到藏剑的时候,许是少爷小姐们秉性天真热情,刚及下船便招呼成了一片,即使有几个胆子小的小孩子也会怯生生的躲在大人们背后好奇地望。于是在一片人群里,冷冷淡淡抱着剑望云的小少爷直接就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好奇地观望半天,发现这小少爷还当真冷漠,冷冷的仰头半天也不见往这边瞥一眼,硬生生的把自己站成了热情外的一道风景。
接连几天,每次见到他,不是在练剑,就是在望云。仿佛身外一切都与他不相干似的。
察觉我的目光,几天下来混的熟悉的藏剑弟子便笑着插嘴,哎呀不用管他,他就是这个性子,对谁都爱搭不理的。你不主动找他,他都不会望你一眼。唉——小师弟!往这边看一眼!
于是少年转了头。他眉头微蹙,嘴角轻抿,眼角清清冷冷的,不像是西湖边开朗的剑客,倒像是纯阳山巅的雪,冬日里展翅的鹤。
唯一有点血色的竟是他的唇,一抹淡红轻放在脸上,才好歹把这人拉回了人间,有了点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的样子。
他在六月暖风里孤独而立,身姿挺拔得像根青翠劲竹。
师兄有事吗?
他问。
唉,没事没事,就叫叫你。那师弟继续,师弟继续。
身旁藏剑弟子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对我说看吧看吧,对我也都这样,师弟太冷漠了。
我顺从着笑,心里却愈发感兴趣了。
明明还只是个半大孩子,偏偏端着老成。明明养尊处优无忧无虑的,却偏偏锁着眉头。
当真有趣。


我开始故意招惹他。
前几天打了主意学他看云,我不近不远地跟在他目光能及的视野里,抬头看云。结果他根本不搭理我,我自己也看不下去。

得,计划失败,我决定来点儿直接的。

可藏剑弟子大都热情好客,这般冷冷淡淡的人,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搭话,思来想去半天,最终想出了一个我自认为的好办法。

“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他抬眸,不解的瞥我,眼里满满都是怀疑和否定,看的我冷汗直冒,只觉得自己是脑子一时抽了才会想出这种方法。
所幸,小少爷最终还是接了旗。
看上去清清冷冷的仙子,直接扛着重剑,莺鸣柳的口诀念完后,一记夕照雷锋就狠狠地朝我拍了来。
这小少爷,果然不走寻常路。
开局如此凶狠,我不得不收起玩笑的心思,好好生生的舞起枪来。
有来有往几十回合,我竟然逐渐力不从心。小少爷玉泉鱼跃过我的身旁,马尾狠狠地甩在了我的脸上,我一愣,竟然小小的走了神。
于是直接被逼出了虎。
看我运用出了保命手段了,小少爷停了下来。他额上出了层薄汗,亮晶晶的,捏着手腕转了转,抬头说我武功不错,他赢我只是侥幸,希望下次还能和我再好好打一场。
说完还认认真真的询问我有没有空闲时间。
我苦笑着,脑子里都是小少爷凶狠的剑法和诡异轻灵的身法,只胡乱的答应了。一抬头,就看见他淡淡的笑容,和他礼貌的一句谢谢。
他笑得毫无自觉,只是棋逢对手的很单纯的快乐。
我却看的有些痴了。
明明笑起来这么好看,为什么不多笑笑?

想起几天后约好的再战,我认认真真练起枪来,也不和藏剑弟子们游山玩水了,只叫那几个狐朋狗友叹息连连,拍着肩觉得我被打傻了,竟然能够舍弃江南夏景。
我笑着把我肩膀上的爪子掀了下去,说着那哪儿能呢,以后我来接师兄的班,每年来一次不差这一次;心里想着却是西湖初夏美则美矣,哪儿有小少爷的微微弯曲的嘴角动人。
这个想法来的突然,我却没有觉得突兀。
好像看见小少爷紧缩的眉头打开,我也变得更开心了一样。
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具体意味着什么。

约定的时间与第一次插旗相隔不远,我认认真真练武也并未觉得有多漫长。倒是小少爷,还未到约定时间便早早的在练武场等着了,双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摆弄着那对轻重剑,眼睛还是望着云。
我也抬头,云还是云,稀薄而高远的。倒是阳光有点过于明亮了,所以连带着小少爷的脸也仿佛镀了金边儿,在阳光下反射着金光。我在远处眯眼仔细一瞧,小少爷脸上的绒毛儿都看的清楚,乖巧的软软趴在皮肤上。这跟小少爷的剑法可不一样。我紧了紧手中的枪,尽管我自诩成熟,可骨子里果然还是少年。上次插旗的败北还在我心里盘恒不去,少年人争强好胜,谁不想赢呢?

抱拳,行礼,拔剑,插旗。

这次我并未轻敌,开场便拿出十足十的小心谨慎对待。小少爷还是照样,开局凶狠,揣着重剑便攻了过来,招招凶狠不留情面。你来我往,小少爷的剑几乎次次都是擦着我的身体划过。我甚至能够感受到他的剑气,仅仅擦在脸上便是一阵火辣辣的疼。我撇撇嘴,手中攻势也变得凶狠起来。
酒逢知己棋逢对手是人生幸事,武功相近酣畅淋漓也不失为美事一桩。我和小少爷武功相近,来来往往,下手越发凶狠。虽然凶狠,但我手里捏着虎,他身上有着片玉心法的保护,所以皆是不会有重伤对方的顾虑。于是打的愈发激烈愈发畅快,少年热血燃在心头,只觉得快意无比。小少爷的眉头也舒展开了,嘴角甚至含着笑意,眼中都泛起了层层波澜。这样的他才真正有了少年意气,才真真正正像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看见他含笑的嘴角,我也默默地勾起了唇。

这场比试最终以我胜利结了尾。许是我比他更年长一两岁,体力上终究还是胜他一等。苦苦坚持到最后,小少爷终于体力不支,喘着气拄着剑停了下来。我见他停了攻击,结束了插旗,大大咧咧的躺了下来。从我的视角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小少爷嫩白的脖颈,现下正激烈的滚动喘息着,布满了晶莹的水光。我不由自主也吞了口唾沫,继而痛快地笑了起来。酣畅淋漓的比武向来是男人间培养友谊的最好方式。小少爷见我在地上笑得开怀痛快,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快意的笑容,紧挨着我坐了下来。
看,有时候友谊来的就是如此的猝不及防。
我歪头,看见那个冷冷清清的少年不再像展翅欲飞的仙鹤了。他从纯阳的山巅,被我重新拉回了人间。
我没由来的生出一种满足感来。
他笑起来多好看。

后来我们俩一坐一躺,看了好久的云,两相无话。云仍然是稀薄的,但是多了丝风,便成了变化多端的模样。我也没有觉得多尴尬,好像小少爷天生就带着让人平静的力量似的。
你武功很不错。小少爷突然开口。
啊——我愣了愣,有点突兀的问道:
小少爷,你多大了?
许是觉得我的回答不按常理出牌,小少爷怀疑的眼光又看了过来。不过他这次仍然回答了,我一听,不偏不倚,小我一周岁。
于是我说到,你可比我强多了,一年前的我定然打不过现在的你。
小少爷笑了笑,站了起来,又拔出了剑。
一把大旗又插在了我面前。

得,是个武痴。

那天过后来来往往交了好几次手,胜负皆有,我和小少爷的关系也熟了起来。
一相处才知道,小少爷哪里是高冷。他只是看着高冷不善言辞而已。那天过后,他东摸西找,硬是自己找来了住天策的偏院。我听说有人找我时还以为是哪个藏剑弟子来找我玩儿,结果一看,小少爷局促的拿着跌打药,正在门口揣揣不安的等候着。看过了小少爷认真冷漠和快意的表情,这种表情还是第一次见到。心下觉得有些柔软,我过去向他打了招呼。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自然起来,将跌打药交给我,还细心的交代了用量了用法,听的我心下一片柔软,忍不住伸爪揉了揉他的头。他又露出了他怀疑和不赞同的眼神,但是也没有侧头躲开我的手。我揉了几把,发质顺滑,软软的窝在一起,手感好的令人上瘾。

后来我形成了一开心就揉他的头的习惯,他也习惯了我随时伸出的魔爪。这是后话了。

和小少爷切磋过于专注,有几日没和藏剑弟子们厮混了。于是之前那个没心没肺跟小少爷打招呼的藏剑弟子来找我,看我和小少爷有说有笑,又惊恐的回去了。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得到了他们的一致仰望,说不愧是天策府来的男人,几下就搞定了小少爷,佩服佩服。我抬手,一人赏赐一个爆栗,笑得最贼眉鼠眼的那个还友情附赠了一套战八方,打的他连连哀嚎大哥我不敢了。

熟悉过后,我问小少爷为何不喜欢主动和人交谈。小少爷淡淡的表情消失了,还透露出一点烦恼,说他不知道怎样面对藏剑师兄师弟们的热情。我一想到那群天天惹事闯祸捉鸡摸鱼的藏剑弟子和小少爷呆在一起的样子,便觉得滑稽不已,不由得大笑起来。
小少爷又一次露出了他鄙夷中带着不赞成的眼神。
但我心情颇好,于是大人有大量没有计较。我笑着告诉他,人这一辈子也就匆匆忙忙几十载,若是何事都想你认真严肃那也太无趣了。人生嘛,海阔天高,不如活的开怀过的自在。
小少爷似懂非懂地瞥了我一眼。
于是我继续说,你要变的更圆润一些啊。碰见同门了给他们打个招呼之类的,又不难。
小少爷严肃着一张脸,严肃的点了点头。

于是第二天藏剑弟子们再次惊恐上门寻我,说着小少爷竟然破天荒给他们打招呼,吓得他们以为犯了什么事,特来请教请教我。我笑得打嗝,说没事儿小少爷转性了想要和你们搞好关系呢。想了想我又说到,其实小少爷不是那种不好相处的人,只是你们没有找对方法。他不知道怎么跟你们交流,你们就要找对切入点,比如和他练练武。男人嘛,打一架不都熟悉了。
那老哥将信将疑,不相信中又带着一丝恍然,说他回去试试。

至于后来的演武场哀鸿遍野,一个个天天不晓得练武只知道满山头疯跑满扬州乱窜的纨绔子弟们横七竖八躺满整个练武场,那也是后话了。

不过小少爷确实也缓和了和其众师兄弟的关系,尽管是以和我的想象不同的方式。
不得不说,男人的友谊,果然还是要通过打一架。
不管是武逢对手,还是被打爆狗头。
都行,都行。



这也太好看了…
我的个乖乖啊!为什么会这么好看啊!!!好看到我脑子里通过了220V电流白光一闪灵感乍现啊!!
品一品这个手,这个狡猾的唇妆…
太美了呀
侧脸杀我

梅子黄时雨

#自割腿肉系列

#ooc!应该是会ooc的

#小白文笔,初中生水平不能更高了!!

梅雨来临,盘桓江东一月之久。

时值六月,将热未热的季节。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停,窗外乌云密布,还隐隐传来几声闷雷。

正是催人欲睡的时节。

进来战事稍少,最为主帅的他可以休息,但周瑜作为军师还得继续忙碌。

孙策向着窗外望去。

公瑾已经在屋檐下摆着棋盘坐了很久,棋盘上斑斑驳驳,黑子白子交错排布的胶着,执棋子的人斜斜地坐在棋盘前,修长而又葱白的手指拿着一颗黑子闲闲地敲着,向来端正的脸上也因这雨而多出来几分闲懒。他穿着单薄的白衣,更显得有几分谪仙的意味来。

孙策一直认为,周瑜这样的人,不适合带兵打仗。他可以做打马过闹市的少年郎,可以做放浪形骸的少爷,可以做抚琴低吟的琴师,当然也适合做一袭白衣的军师,在雨幕声里闲敲棋子落灯花。这样的人,世界都应该合着该是他的,但他唯独不适合去带兵冲锋。他看上去不如武将强壮,容貌也不及西南蜀地那几位凶神恶煞,但待到他带上头盔越上战马,孙策却又觉得无比和谐,仿佛这个人,生来也就拥有这种豪情壮志与肃杀气息似的。

但现在不同,现在的公瑾,仅仅是执着黑白棋的棋手,在微微苦恼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江南水土向来养人。孙策趁着周瑜苦恼一盘棋的时间,放肆而又深沉的望着他的挚友。他的眉梢眼尾都泛着潮意,长长的睫毛在空气中扑闪着,秀气的眉毛微微的皱起,在空中隆成小小的丘壑。孙策感觉,自己很少有过如此专注的打量他的挚友。结果曲有误周郎顾果然真实,自己这位挚友,确实拥有着令人惊艳的容颜。

令孙策,都为之暗暗心惊的容颜。

窗外雨声渐渐大了起来。

孙策望向更远处,远山如黛,隐隐绰绰的立在雨幕里,天边一片青灰。在宏大的雨声中,孙策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合着周瑜敲棋子的清脆声响起起伏伏。

那竟是一种极致的安静。

雨水在屋檐下凝成珠帘,有几滴斜斜地飘向了周瑜。但周瑜仿佛并没有察觉到,仍沉迷于指尖的战场无法自拔。孙策无奈,起身准备让周瑜进到室内来。

推开门,凉意与飞溅的雨珠向着孙策扑面而来。

“公瑾,还下着雨呢。”

青年的嗓音带着几丝责怪,余音混入雨幕,袅袅的消失在空中。

周瑜似被惊扰到,若有所思的抬眸,看见孙策的瞬间,嘴角竟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他从善如流的起身,整了整自己的白衣,未束起的发丝随意的铺散在肩背。

孙策几乎要看呆了。

但他没有失态,孙策回过神来,看向棋盘上胶着的棋局。黑龙断掉白龙连成一片,而白子却也对着黑子出现隐隐约约的围攻局势。

当真是棘手的一盘棋。

周瑜嘴角笑意不减,他仍斜斜的靠着墙壁,双手环抱胸前,静静的看着孙策蹙眉思考。

半晌,无果。孙策眉头皱的更紧,说到:“和了吧,此局应当是无解。”

“哦?”

周瑜越过他的肩膀,伸手拿了一颗白子。他的头发拂在孙策的脸上,有一丝瘙痒。

轻轻的点在棋盘某一处,周瑜侧头望向孙策,“伯符认为这一步怎么样?”

孙策再一看,明明是死局的一盘棋却被盘活了,白子连成攻势,将好部分黑子都紧紧锁在包围里,黑子已是一盘死棋了。

“伯符棋艺不精啊。”周瑜带戏谑的语气在身后响起,孙策暗暗咬牙,一转头,却与周瑜脸对脸撞上了。

如此近的距离,连周瑜睫毛扇起的风,都可以在几厘米外的孙策心上掀起巨浪。

孙策忘记了准备说的话。

情急之下,为了掩饰这少有的尴尬,孙策立马回过身,作势准备帮周瑜临摹棋局。毕竟这样精彩的对决与决断,怎样也是世间少有,想来周瑜一向爱棋,定会好好临摹后慢慢复盘。

不想周瑜却支开了他的手,直接将棋局打乱了,准备收子回盒。

孙策无奈,只得看着自己偶尔孩子气的挚友,想说的话都被压在了喉咙里。

孙策很少对人有过如此力不从心的感受。

收完棋子,周瑜才回头,嘴角的笑意被放到了最大。

“伯符啊,我知道春夏之交困乏,但也不至于现在在起床吧…”

孙策这才反应过来周瑜嘴角为何会有那丝揶揄的笑意。他早上舞完剑便下起了雨,于是他回了书房准备看看兵书。没想到困意袭来如此熬人,孙策这才换上寝衣小憩了一会儿。想着害怕周瑜淋雨,他竟穿着寝衣便推开了房门走了出来,确实是有失礼仪。

想着自己也还是为了周瑜着想,现在反到被周瑜玩笑,孙策不仅感到了一丝懊恼和愤愤。

他磨磨牙,反问道:“那这六月初,公瑾就热的不可开交了?”说着还意有所指的瞥了瞥周瑜的身侧。

周瑜愣了愣,也看向自己的肩膀。整个右半身的衣物都变得略微潮湿,带着隐隐约约的水痕。

这明显是在责备他看棋而淋雨了。

他眼里的笑意更加明显。

“伯符如此关心属下?”

“你……!”孙策气结,不知道在别人面前冷傲严肃的军师怎么私下里就这么遭人嫌,一看到周瑜带笑的眼眸却又是一时无言,只得愤愤然哼一声拂袖转身回屋罢。

“伯符记得别再穿寝衣啊。”

周瑜戏谑的声音从身后飘来,仿佛凤凰开嗓,清清亮亮的嗓音消散在雨声里,说不出的好听。


关上门,孙策徒然的靠在了墙上。

一时间他脑子里纷纷杂杂,仿佛跌入了万花筒中的五彩世界,每一个碎片里,都有一个着白衣的身影。

他清楚的知道,在面对周瑜脸庞的那一瞬间,自己心跳的加速。

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是孙策,第一次直面自己内心对周瑜的那一丝丝特殊的感情。


雨还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梅雨啊,梅雨。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

梅子黄时雨。

相关的史料都啃完了吗?还有时间撕逼?

m…m一下,太吓人了吧

十万军声半夜潮:

袁宏《后汉纪》


干宝《晋纪》


王铨、王隐《晋书》


范晔《后汉书》


房玄龄等《晋书》


郝经《续后汉书》


常璩《华阳国志》


习凿齿《汉晋春秋》


习凿齿《襄阳耆旧记》


徐众《三国评》


裴松之《三国志注》


杨晨《三国会要》


李慈铭《三国志札记》


潘眉《三国志考证》


卢弼《三国志集解》


陈景云《三国史辨误》


何焯《三国志校订》


侯康《三国志补注》


杭世俊《三国志补注》


侯康《补三国艺文志》


王先谦《后汉书集解》


惠栋《后汉书训纂》


杭世骏《后汉书蒙拾》


钱大昭《后汉书辨疑》


沈家本《后汉书琐言》


林茂春《后汉书拾遗》


姚之骃《后汉书补逸》


吴寿炀《后汉书注校》


何焯《后汉书校订》


惠栋《后汉书补注》


侯康《后汉书补注续》


沈铭彝《后汉书注又补》


周寿昌《后汉书注补正》


何若瑶《后汉书注考证》


钱大昭《续汉书辨疑》


沈钦韩《后汉书疏证》


杭世俊《后汉书疏证》


侯康《补后汉书艺文志》


刘庠《后汉郡国职方表》


吴廷燮《汉季方镇年表》


吴仁杰《两汉刊误补遗》


陈景云《两汉订误》


杭世俊《晋书补传赞》


万斯同《两晋诸帝系统图》


万斯同《晋诸王世表》


秦锡田《补晋宗室王侯表》


万斯同《晋功臣世表》


万斯同《晋将相大臣年表》


万斯同《东晋将相大臣年表》


秦锡田《补晋异姓封爵表》


秦锡圭《补晋执政表》


万斯同《晋方镇年表》


吴廷燮《晋方镇年表》


秦锡圭《补晋方镇年表》


卢文弨《晋书天文志校正》


卢文弨《晋书礼志校正》


毕沅《晋书地理志新补正》


方恺《新校晋书地理志》


钱仪吉《补晋兵志》


丁国钧《补晋书艺文志》


文廷式《补晋书艺文志》


秦荣光《补晋书艺文志》


黄逢元《补晋书艺文志》


吴士鉴《补晋书经籍志》


三国志集解


三国志注补


后汉书


晋书


宋书


资治通鉴


华阳国志


诸葛亮集


曹操集


读史方舆纪要


元和郡县图志


水经注


蜀鉴


三国会要


东汉会要


西汉会要


太平御览


文选


历代刑法考


九朝律考


中国古代经济史稿


中国古代战争的地理枢纽


诸葛亮大传


秦汉魏晋史探微


魏晋南北朝社会生活史


三国时期的科学技术


金泥玉屑丛考


汉长安城


汉魏洛阳古城


汉代物质文化资料图说 孙机


中国历史地图集 谭其骧


中国建筑史梁思成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沈从文


中国兵器史周纬


中国服饰名物考


中国政治制度史


中国古代陵寝制度史


中国人口史


汉代农业


汉代物价新探


居延汉简与汉代社会


人际称谓与秦汉社会变迁


两汉经学今古文平议钱穆


中国古代官制概论


汉代学术史略顾颉刚



我还真的很好奇啊,不吹
私心双玄tag

黑水终于!!!要出场了吗!!!!!不管是不是吃穷的!黑水大佬终于从冬眠里醒了啊呜呜呜呜呜!!!激动!!!
私心打个双玄!!!

关于肖海洋

突然就很心疼肖海洋
小眼镜从小就没怎么接触过亲情,只有顾钊像个大孩子,陪他玩闹,替他出头,亦兄亦父的把他带大
可是心窝里最温暖的那个人却被污蔑成受贿,连提都不敢再提,连照片都不能有他的影子
于是傻乎乎的愣头青小眼镜走上了刑警的道路,从一开始孤身一人,在花市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生存,到后来被误会,不合群再到最后的和小乔儿地位一样的刑警。
他本来的性格就不是很会与人相处,武力也不怎么样,案件过目不忘倒背如流是每次翻来覆去的看的结果,除了嘴快,倒是没什么过人之处
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莽撞,不懂得人情世故的人,却因为儿时那个在他受欺负时替他出头的人的一个背影,有勇气让自己踏进刑警这个危险的职业,踏进那些黑暗,带去光明
小眼镜内心一片澄澈,仿佛干净的晴空万里。他内心唯一的一片云就是顾钊,他就是他心里最轻盈灵动的风景,又是唯一的一片阴影。
于是提起顾钊,除了满目草木荣华,还有能使人溺亡的心酸,悲愤和痛苦



不知道我再说什么,但是我很喜欢小眼镜儿

为什么最近的太太写肉

风情

慕情:你行不行啊
风信:我操了你试试我行不行啊

就开始打起来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边打边骂边艹吧


权引

权卷卷:师兄我难受
然后引玉小天使就任劳任怨自己扩〇张躺平任操
哎,心疼一秒引玉小天使



双玄

emmmmmmm双玄在风师小可爱出场前一直是囚禁play
后来好像因为每次有神秘人出场太太们都押黑水大佬,结果输到裤衩都没了,好像最近双玄没有肉了(也有可能是我眼瞎没看见,小声逼逼

花怜

国债cp一如既往的稳,全都是情投意合的车






所以啊,我现在就很想看引玉边被艹边像风情一样开骂。就那种,扩〇张都自己做好了躺平任操了还骂骂咧咧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觉这样好可爱
不过那就ooc了

瞎几把奶

   你们想一想哈,如果君吾早就黑化了,那他的左膀右臂,会是谁啊
   三毒瘤啊!一武神(有脑子的武神,所以不是一真;风信慕情都是后来飞升也比较偏心怜怜,并且在之前也曾在人间伤害过他俩和怜怜,所以不是风信慕情),最有可能是老裴;一财神(只有一个人这么有钱还能是谁)师无渡,和灵文这个文身
   好的,那么我们算一下,一出场的红嫁衣和半月关,都是跟老裴有关;双玄篇当然是师无渡相关,锦衣仙就是灵文小姐姐的事
   师无渡和灵文都在不同程度上黑了一点点,但是老裴就稳如老狗
   就老裴来说,我觉得一开始君吾让怜怜下去处理半月关和与君山的事儿,就可能是想怜怜挖出小裴的事儿,然后让老裴黑化。但是老裴稳的不敢相信,小裴贬了就贬了,除了不是很开心以外并没有黑并且现在还跟怜怜站在同一阵营(算是吧)
   那师无渡,师无渡凭借自己飞升后给师青玄换命。换命的方法是从哪里来的?想看看卷轴什么的也得需要灵文店的帮助是吧?灵文又是从哪儿来的?我就觉得是君吾通过某种方法给了灵文再给了师无渡,然后就可以用这个方法威胁要挟师家两兄弟了。但没想到还没到要挟的时候,黑水大佬就直接咔嚓了师无渡(想想真惨),所以现在用不上师无渡了。可能一开始,君吾也没想着要用师青玄,因为在我看来师青玄性格开朗,做事也比较明辨黑白(从小裴的事儿上就看得出来)知道自己换命恐怕也不会受到君吾的威胁
   至于灵文,emmmmmmmm这个怎么说呢,感觉她就是一直黑着,从中天庭黑到现在Orz

   那整合一下,为什么老裴没有黑化?私以为是因为这事是黑水大佬师青玄花花怜怜碰上了半月关这事儿;师无渡为什么也不能用了?因为被黑水大佬给杀了哈。
那就是说,现下最大的变数就是,两大鬼王了啊
   之前花花说,也不是不可以上天庭,就是需要一个人帮忙。后来引玉出现了我就有点不懂了。引玉殿下作为花花的下属,不用花花说需要一个人帮忙吧…?(当然可能是我错了Orz)感觉花花要做的事情还需要帮忙,那一定是不得了的大事。结合一下两个变数,我还是觉得会是两个鬼王联手…
  但是我现在找不出来黑水会和花花联手上天庭的动机…
  对了!最重要的是!我有种迷之自信!只要花花在!!!引玉殿下一定不会死!!!不会死不会死!!!!!
权引最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有占tag那就抱歉啦Orz